阅读空间 越变越美
 

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四丁字路口,有着70多年历史、曾经“一票难求”的红楼电影院,如今已经销声匿迹,变身为北京首家公共藏书楼,成为一处新型公共阅读空间。在黑龙江哈尔滨,百年老街上的果戈里书店,用温暖的灯光、柔和的音乐、经典的书籍为读者营造了古典氛围浓厚的阅读世界。在海南岛的凤凰九里书屋,“诗和远方”在此相拥,山海间的人文关怀和诗意之美让读者流连忘返……近年来,全国各地兴起的“最美书店”用颜值和内涵打动了读者,大众阅读既浓缩了国人的精神文化需求、展现了人们内心深处的憧憬与渴望,又折射了社会的变迁。1949年—2019年,以书店为例,从隔着柜台买书,到逛书城自由选购,中国人的阅读空间其实一直在不断地变幻着“场景”和“主题”。

新华书店:读者心中永恒的圣殿

书香中国·北京阅读季早在2014年首次提出“阅读空间”的概念,同时展开“北京最美阅读空间”评选。几年来,“阅读空间”将实体书店、图书馆、益民书屋等聚集在北京全民阅读大平台上,在各个街道、社区、单位遍地开花,让更多市民喜爱阅读,为京城涂抹上了一道道文化亮色。

回望国民阅读空间70年的发展和变迁,新华书店始终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时代标志,更是读书人的一方净土。不论是在一书难求的清贫岁月,还是在信息极度扩张的当下,其始终在各个城市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1937年1月13日,中共中央由陕北保安(今志丹县)进驻延安。为了加强宣传工作,成立了中央党报委员会,下设出版科和发行科,负责领导新华社、编辑《解放》周刊、出版图书。为推销图书并方便同全国书店和读者的联系,发行科在10月2日的《解放》周刊图书广告中署明“发行处:陕西延安新华书店”。《解放》周刊从10月30日出版的第21期起,将周刊发行者“新华书局”改为“新华书店”。从此,延安解放社出版的马恩列斯毛著作中,版权页都印有“总经售:新华书店”或“发行者:新华书店”的字样。

1949年,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定了这样一条原则:每解放一座城市就要立刻着手办理四件事,即开办银行、邮局、供销社和新华书店。1949年2月3日,北平和平解放,之后,北平市第一家新华书店在王府井8号正式开业。书店的员工刚把书架填满,没多久就被热情的群众抢购一空。当时最受欢迎的有《毛泽东选集》《新民主主义论》《论联合政府》以及赵树理的《李家庄变迁》、歌剧《白毛女》等。到新中国成立前夕,新华书店建立了分支店735个,形成了较为齐全的发行网络,而毛泽东当年在西柏坡题写的“新华书店”出现在每一座城市最显著的位置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新华书店在中国书店中的地位无可比拟,承载了几代中国人关于书的回忆。几十年间,新华书店已实现从“纯营利型销售”到“服务+公益型”的转变。同时,书店营业员的角色也在不断变化,实现了从营业员到阅读顾问的转变。此外,书店越来越注重品牌化建设。

随着市场细分和网点布局不断优化、产品线与服务链进一步丰富、科技支撑程度不断提高,实体书店转型成效明显,进入了“主业+多元”同步发展的新时代。江西的“新华壹品”、河北的“小桔灯绘本馆”、河南的“尚书房”、安徽的“前言后记”等,一大批新华书店“子品牌”的设立及网点布局,显然也为“传统老店”新华书店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活力。

自2005年以来,新华书店海外分店相继在乌兰巴托、纽约、伦敦等地开业,担当起文化交流的桥梁。网络时代的新华书店也在不断与科技融合,积极拓展文化产业,打造强大的现代化物流配送体系。作为一种公共文化空间资源,新华书店既具有经济意义,更具有文化价值。

每个书店都在寻找“最自己”的生长姿态

十一届三中全会如同一声春雷,惊醒了神州大地,一切都如雨后春笋般向阳生长。恢复高考这一决策激活了整个社会,使人们的生活方式为之一变,读书人的身影随处可见,新华书店门前排起的长龙司空见惯。

与此同时,1980年12月2日国家新闻出版局颁布《建议有计划有步骤地发展集体所有制和个体所有制的书店、书亭、书摊》,这份改革开放以来关于民营书业的第一份文件,使得自公私合营后“消失”近30年的民营书业再次复苏。

众所周知,国有书店(如新华书店)数量有限,很多离得远的人即便想读书,也囿于交通、精力等因素没了兴趣,只好作罢。而那些民营书店“拾遗补阙”,可以根据民众需求灵活选址,开在老百姓的家门口,方便群众阅读。

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,多种因素促使了个体民营书店如“雨后春笋般”地涌现与兴起;到2013年民营书店的发展出现“区域性”停滞,部分书店乃至生存都“步履艰难”;再到当下整个实体书店行业以动荡、探索、调整和转型为主的缓慢前行,经营下滑的“寒冬”开始呈现回暖……回望改革开放40年来,民营书店从最开始作为新华书店力量的补充而出现在大众的视野,到如今已成为书刊发行的中坚力量,在文化市场中求发展、谋创新,其经历可谓是起起落落,有喜有忧。凡此种种,一言以蔽之,改革开放40年来,民营书店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具有网点众多、经营灵活、贴近市场、竞争意识强等优点,正逐步成为书刊发行行业的中坚力量。

毋庸置疑,无论是新华书店,还是民营书店,每个书店都在寻找“最自己”的生长姿态,而它们的共通之处都是建立读者与书籍之间的桥梁,让社会大众在繁忙的生活中有片刻闲暇放松自我、沉浸书香。

书店的打开方式越来越令人惊喜

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城区的扩大,穿越“半个城市”只为去书店品一本好书的雅事,成了繁忙都市一族的“奢侈”,而近年各个城市兴起的“新型阅读空间”正好解决了这些人的烦恼。这其中,以方所、诚品书店、西西弗等为代表的民营书店,因颇具美感的空间设计和新颖的陈列方式,吸引各类顾客前去“打卡”——喝咖啡、看书、买手工艺品、逛展览、听讲座,甚至看电影……每一个人都能在那里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未来书店或新型阅读空间被重新定义为“阅读与生活的博物馆”,人们徜徉其间,流连忘返。

早在2018年8月,笔者曾跟随书香中国·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的北京全民阅读“一区一品”专题调研活动,广览北京市众多颜值高、文艺范儿足、多元化的新型阅读空间:良阅书房馆、圣学图书馆、创意十足“微而精”的王府井图书馆,以及隐藏门头沟区戒台寺内、平时侧重“讲经说法”的牡丹书院,抑或是设立在平谷区博物馆内、展示中国社会一个多世纪变迁过程的“世纪阅报馆”……它们散落在北京各个角落,让北京市民与阅读离得更近。新型阅读空间没有固定模式,建投书局负责人张权说:“好的书店或新型阅读空间没有一个标准答案,大家都在探索。”

据《2018—2019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》显示,2017年中国图书销售网点同比增长4.3%,引人注目的是一批兼具颜值和内涵的新概念书店、新型阅读空间等集中涌现。这些新型阅读空间不再局限于单纯卖书,而是在装修设计和书店功能上有所创新,旨在打造轻松舒适的文化体验空间。
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本    关闭